当前位置: 生态建设 >防火救灾

火灾无国界 联防势在必行

2013-09-12来源:中国林业网

边境地区的森林防火,谁都无法独善其身。

2011年7月12日—14日,中俄第二次边境森林防火联防会议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召开。会议透露,近10年来,俄罗斯有107起火情威胁到黑龙江林区,其中8次蔓延烧入我国境内;黑龙江境内也曾有14起火情对俄方构成威胁,但都被控制在中方境内。

自1999年至今,吉林珲春用于中俄边境地区森林防火隔离带维护投入共3324万元,用于堵截、扑救俄方境外火消耗500多万元,因俄方森林火灾入境烧毁林木损失200多万元。

国家森林防火指挥部副总指挥、森林公安局局长杜永胜说,近年来,随着全球气候变化,极端天气频繁出现,森林火灾呈现世界性暴发态势,加强国际间森林防火工作的交流与合作势在必行。

中俄边界线全长4300多公里。两国无论是林业还是森林防火领域合作由来已久,早在上世纪50年代,聘请苏联专家为林业建设提供技术指导和咨询,就已成为我国林业对外科技合作的重点之一。1995年,双方签订了《中俄政府关于森林防火联防协定》,取代了1960年的《中苏政府间关于护林防火联防协定》,双方在边境线两侧10公里地带建立起森林防火联防区,并设立了联防联络站。

近年来,双方林业部门间互访不断,中国国家森林防火指挥部、国家林业局先后多次派员赴俄参加跨界森林火灾会议,考察森林防火工作,特别是先后从俄罗斯引进3架米-26T和多架米-171直升机,在森林防火乃至自然灾害救助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黑龙江省森林防火指挥部专职副指挥、林业厅副厅长李树铭说,俄罗斯在森林防火方面技术先进、经验成熟,尤其是在扑火装备开发方面很值得我国学习和借鉴。俄罗斯使用的一种火场侦察无人飞机,体积小、使用方便而且信息技术先进,我国目前还没有在森林防火方面应用。此外,俄罗斯的灭火飞机数量也远远多于我国。

吉林省森林防火指挥部专职指挥、林业厅副厅长孙亚强认为,俄罗斯的扑火专业化及装备集成化建设模式,应是我国森林防火今后的发展方向。俄罗斯森林面积广、人口密度小,在森林火灾扑救上已经形成了地面专业队伍和航空灭火力量联合行动的灭火体系,化学灭火及地空灭火装备比较配套,在扑火实践中灵活而高效。

会后,俄罗斯代表团考察了黑龙江省森林防火装备和队伍建设情况。在展示现场,森林灭火单兵装备、运兵车辆、大型机械设备等引起了俄罗斯代表的浓厚兴趣。俄罗斯国家航空森林防火中心主任科瓦列夫说:“展示的很多设备俄罗斯也有,但还是你们的更先进。”

尽管是炊烟相望的邻邦,但两国在森林防火理念上存在明显差异。俄罗斯的森林防火重点放在有效扑救上,而我国更重视火源管控;俄方扑火以装备化手段为主,我国还处于半人工化扑火为主的阶段。

过去10年中,俄方境内生产性用火和森林火灾比较频繁,由于我国处于下风向,森林资源安全受到较大威胁。但自去年7月的一场大火发生过后,俄罗斯对森林防火的重视程度明显提升。联邦林务局被恢复为独立的机构,重新划归联邦政府直接领导;同时,增进邻国间交流与合作的意愿也有所增强。在时隔14年之后,中俄第二次边境森林防火联防会议终于顺利召开。

俄罗斯林务局副局长契卡尔约克说,现在,在俄中边境地区,俄罗斯森林防火部门已经布设了230多个灭火站、40多架飞机、540多名伞兵和5个护林航站,以应对边境地区森林火灾。他还在会上建议,双方应共同利用新的防火技术开展森林防火联合演练,并邀请灭火领域的专家开展培训或经验交流。

但从目前双方联络站的运行情况看,加强边境地区森林防火联防,仍有长路要走。仅有满洲里等少数几个联络站定期与俄方召开联防会议,通报森林火险情况,交流工作经验和信息,协商边境森林防火联防工作。其余大多数联络站并未进入实质性运转阶段。

内蒙古自治区防火指挥部专职指挥阿勇嘎分析说,双方至今尚未建立起联防联络运行机制,没有专门的机构、编制和经费,一旦发生人员变动,之前的联络便很可能中断。

在这次双方签署的会议纪要中,特别明确了定期会晤及紧急会晤等机制,并提出,中俄双方各自指定联络站联系人并互换联系方式,发生人员变更,应及时向对方通报。

会上,中俄双方还探讨了紧急情况下引入对方灭火力量的可能性。但有业内人士认为,边境地区的森林防火涉及对外关系和边境稳定,扑救边境森林火灾面临跨界扑火、空中灭火的权限等诸多制约条件。

“在这样的背景下,一方面,要继续建设边境森林防火隔离带,堵截林火入境;另一方面要采取措施积极预防,致力于建立健全双边固定的工作联系机制和渠道,共同防范边境森林火灾的发生。”杜永胜说。